?

Log in

entries friends calendar profile
Brenda
每每读到案例的时候,美国人或许都可以用前途光明道路曲折到头来总会云开雾散来宽慰自己。然而我总免不了很难过地说:“This might be history for you, but this is reality for us.” Seditious Libel 根本就不是美国法上的一个罪名,在天朝却有着开放或者关闭一家论坛,或者把一个人送进管制机构的可怕程度。

所以,Speech, Press and Constitution 是我最喜欢,也最害怕的一门课。

或许更重要的是,我看到那个曾经噤若寒蝉的美国,我看到她一步步怎样走过来,我看到伟大的法官和同样伟大的律师和当事人,看到理由充足的辩论,看到社会和民众的态度如何渐渐变化,看到即便在今天斗争还在不断延续。我看到一个机制,一种可能,一种使得可能性成为可能的机制,而在我自己的国家我看不到这一点,一点也看不到。

这是让我,最为难过的地方。

在正常的法理学中,为什么表达自由是重要的,主要的论据就是在一个民主社会中,所有人的声音都应当被听到。于是这个推理在天朝便永远不可能被提出或者被接受了。

剩下的还有什么理论呢?

Marketplace of ideas?在并非意见的市场上,市场制度都已经饱受抨击,在这里怎么可能不更加一败涂地?国家干预派的论调是如何强大,过时的辉格党们如何是对手。

那么自我完善理论?充分的讨论培养健全的人格和勇敢的公民?哦,得了吧。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就连发泄怨气理论在河蟹面前也不值得一提,只要矛盾不被看到,那就没有矛盾,那就一片大好,不是小好。

所有的理论在现实面前撞得头破血流,这是何等悲哀的事情。曾经我以为是因为不懂得追求的是什么,所以才会造成悲剧,如今我明白了,这绝不是定义的问题,因为即便清楚了定义,仍旧一点用都没有。这算是锁入效应,或者路径依赖么?……
1 comment or Leave a comment
理论上来说今天是有很多很多东西可以写的,毕竟不久之后就有比赛,虽然是足总杯,好歹对手在我们这个球场是全胜战绩的……所以,一定要争气啊,输一次没什么,要是再输……好吧……我承认,那也没什么……不就是丢人么,丢着丢着也就习惯了……

看到了参加慈善活动的众位童鞋,粉扑扑看上去是很小没错啦,尤其是在阿德的印衬下;问题是,为什么我居然就看不出来他比法宝矮多少呢???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法小宝你不会是缩水了吧?……长胖可以减肥,这长矮是什么毛病?……

然后就是今天的新闻:Boss说,阿穆因伤缺席足总杯对赫尔城的比赛,周六的联赛比赛也难说;显然贱人Diouf(嘘声,扔矿泉水瓶)弄伤了他的脚踝;Boss说也就那是阿穆好脾气也吵了几句,要是Jens的话你们就等着给Diouf收尸吧。Boss还说:阿沙文脚上一共缝了八针(赛后又去缝了……momo……)但不排除上场的可能,花朵会在替补席上,但他还没全好;左后卫会上gibbs,让小克休息;Theo生日快乐,表现很好。(尽管本赛季迄今的足总杯比赛本来就都是无法比守门的)……Boss说,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点球是Eboue罚的,这要问Toure,是球员们自己决定的;他跟大家保证如果是0-0一定不会让他罚,但是3-0是不一样的。此外,埃布埃续约了……


大家已经知道了Tomas继续两周,法宝在他家看的对罗马的比赛。即使是最正直的观众也认为这两件事情是有关联的。而不正直的观众如我……嗯……(以下省略n字……)

克鲁伊夫大神说,谁都不愿意碰利物浦,现在大家宁可碰曼联也不愿意碰利物浦;大家愿意抽到阿森纳,拜仁,潜艇和波尔图,抽到了就保证出线了……当然,事与愿违也是可能的……(大神就是大神,说了半天等于什么都没说!)

腿痛,睡觉去了……晚安……

Tags:

Leave a comment
那似乎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事情了。有朋友对我说,对足球的兴趣忽然就淡漠下去了,似乎无论什么比赛都提不起精神来。这大约和我前一段时间对赛车的兴趣相仿 佛,就算是现在,也再没有兴趣像当年一样去追冬测看谍照关注每个技术细节的update。当然我可以说,我对于F1的兴趣是生生被反复无常朝令夕改的 FIA和让人哭笑不得的Mc以及渐渐远去的白底蓝十字的梦想给毁掉的。我不知道她对于足球的兴趣是被什么毁掉的,是厂子最近糟糕的表现压上了最后一根稻 草?是橙子们有了一位波澜不惊的主教练而不复当初的热诚?是最近没有大赛的刺激?还是因为与恋人之间关于不同球队的信仰产生的分歧而造成了厌倦?我不知 道。抑或不过是因为生命中有了更重要的存在,只是更重要而已,因而那不过是用来寄托感情的关于足球的yy就不再是生活的主要部分。我不知道。曾经一道看球 看车或者看银英的朋友们渐渐各自有了不同的生活,不同的世界,似乎只有我还作茧自缚在这一片除了幻想什么都没有的天地当中不能自拔。——这或许才是正常的 事情。喜爱的俱乐部只是我们用来寄托感情的手段,而并不是我们活着的目的。……

但是如果现在没有阿森纳,那我就完全没有活下去的目的了……

记得Fever Pitch里面,Paul说他是以赛季为单位而不是以年为单位来生活,说每当他不开心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是因为阿森纳不好拖累了心情,还是生活不顺迁怒于 阿森纳。我大约就处于这样的状态之中,尽管我不得不说,身处异地性格孤僻这两点的确让我成天沉迷网络不思进取并且对面对面的人际交往产生了更大的恐惧。我 不知道我的生活当中有多少重量是放在足球上的,但是我知道倘若把这一部分抽走,我大约也就不剩下什么可以称为业余活动的东西了。

Tags:

2 comments or Leave a comment
死活看不出来里面有什么敏感关键字!



有时候你只是想做点什么,说点什么,你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还抱着那些可笑的教条或者分明虚妄的希望,更不知道有什么样的立场对其他人说请和我一道守在这里,至少,守到看到结果的那一天。也许长日将尽,也许筵席将散,也许分崩离析的那一日已经注定,不过,既然那不是今天此刻,那就不是。

看阿森纳的比赛这些年,回头细细想来,确实觉得自己的胃口曾经是被宠坏了的。从完全无法预判球员们的意图,只能在下一个人得到球甚至已经进球之后在明白刚才那一脚究竟是怎么回事,到现在常常埋怨球员们有合理的位置为什么不出脚分球,或许长进的是我看球的眼光,也或许,当初的那种奢侈对任何一个球迷而言都仅仅是幸运,无比幸运。幸运到自豪地宣称那是世界上无球跑动最好地球队,幸运到不用思考只用享受;然而当初的幸运成了今日的折磨,也算是命数。如果说感情这种东西有道理可言,那也就不叫感情,所以真的理智的人早就懂得放手,冷眼旁观,至多在真的又能够打得好看的时候出来夸奖几句,仍旧可以自称是枪迷。但是好像,至少现在,还做不到。一面可以冷笑着说夏天的失算和冬季的错招,一面又着实为老的小的们心疼不已。自称“温黑”已经很久,但是每到有人跳出来说下课的时候,又会忍不住说,这个提议很好,问题是,谁来接班呢?

在一个理想世界里,自然应该由Liam来,功勋元老,才华横溢,带了那么久青训也算中规中矩,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接一队的意思。要么就是酒鬼回来,别的不说,至少资历和人气放在那里,就算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他那样的风格,但是铁血教育一下现在的球队应该也是好的。但是毕竟承受这样风口浪尖上的压力不是闹着玩的,何况又是在这样的阴影之下。做好了,有温格珠玉在前,别人口里也不过评个中上,要是做不好,那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事情,谁愿意拿这种事情来冒险?这不是Ajaxi过家家,随便找个人来,要掉出前三总是很难的,英超里面弄得不好真的会弄出一系列不可收拾的连锁反应,到时候算谁的责任?——所以现在的问题并不是温格下课不下课,也不是温格意识到意识不到他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而是温格不可能下课,他就算意识到自己做得不对也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或许没有 Le Grove的作者说的那么惨,说我们无论如何都是要撞上了,即便关掉那个着火的引擎也完全改变不了这个结局;但是有些事情的确不是埋怨和嘘球员可以改变的,事已至此,damage control才是当务之急,满场嘘声是表达不满了,除此以外呢?温格知道大家不满了,那又怎么样呢?很多人说出了“他该知道自己的职务不是终身制的”,问题在于他的职务就是终身制的,别问我为什么,新CEO刚说了要和他续约呢。这些已经是既成事实的事情有什么好多发泄的呢?分明是于事无补。

也就是在自己这里发泄一下,也不知道针对谁。有些事情可以归咎给命运,有些归结于性格,另外一些是运气,剩下的呢,不知道祈祷和希望是不是能够有一席之地。被模糊的意象争相撕扯的头脑几乎要崩溃,我原本是不信上帝的,经历了去年之后更不信,我不信世上的美好和坚强都是用来毁灭给人看的,既然足球是现代宗教,那么神就是不在的。

嗯……
Leave a comment
Read more...Collapse )



Leave a comment
我前两天就说过,美国还是一个相当保守的社会,就算不能一把极端保守主义的大帽子扣上去,但是不要说跟欧洲比,就算跟加拿大也是没的比的。从这次选举当中就可以很好的体现出来了。即便是民主党方面树立了这么无可指摘的希望的形象,即便在某个强大的克里斯马面前老爷爷被映衬得黯然无光,即便这几个月来的经济形式让共和党人心扫地,即便有如此之多的少数族裔选民第一次参加选举并且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都投了蓝色阵营的票,在人口基数投票里面,奥巴马仍然只赢了4个百分点。——这完全不能算是压倒性的胜利,能够称得上压倒性胜利的,即便不是20多个百分点,至少也要10个以上吧,甚至当初老布什也赢了8点呢。——可见保守势力的铁票区虽然不保,人口基数还是颇为强大。

但是我们也都知道,加利福尼亚是不同的。就算在自由派形势最为惨淡的年头,输掉佛罗里达、输掉南卡和北卡,加利福尼亚和东海岸北部诸州一样,从来都是自由派的大本营和票仓。我也说过奠定本次总统选举的最重要的一刻在于算出弗吉尼亚的那13票,从而使得民主党阵营拿下了220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奥巴马已然加冕,因为加州的那55张票是稳稳在手的。我更说过当统计结果只出了东部的几个州,广大中部都还出于紧锣密鼓的计票阶段,而西海岸的投票甚至都还没有截止的时候,在学生活动中心里那个性急的小男生就已经把长长的一条加利福尼亚涂上蓝色了。下面有起哄的大叫:“CNN还没公布呢,再说,人家那里投票都还没投完!”(我觉得那些声音更多是在tx那个小男生,他身前别着无数徽章,背后贴着一张海报,可爱极了)小男生一边手里不停笔,一边抬了抬眼,无限风情地说:“Come on, guys! It's California!”

是的,那是加利福尼亚,有洛杉矶和旧金山的加利福尼亚,有好莱坞和UCLA的加利福尼亚,虽然现在不能说“有贝克汉姆的加利福尼亚”了,但是我们从来都不怀疑这里的空气都是自由的,这里的生活是值得所有死气沉沉的中西部美国人所羡慕的,说到这个词的时候天空的色彩都会鲜亮起来,大多数人都会渴望去那里工作,至少去工作个两三年……

但是,即使是在加利福尼亚……

八号法案以52%的多数被通过了。自由派们不得不承认,即便他们赢得了白宫,他们失去了或许更加重要的东西。

或许并不奇怪,在佛罗里达和亚利桑那通过了同样的法案。我毫不奇怪家庭价值和传统定义能够征服大多数的美国人,包括之前已经通过了婚姻必须由一男一女组成的那27个州。但是,不应该在加利福尼亚。

我们仍然保有马萨诸塞,或许不久的将来可以拿下新汉普夏甚至纽约,但是我们丢掉了加利福尼亚。甚至这不是简单的“失望”可以形容的,不必说加利福尼亚有着最多的华人人口,这原本是一个可以很好影响中国的契机,更重要的是这也是美国人口最多的一个州,这里是整个美国的播种机、宣传队、风向标……(好吧,我开始不正常了……)

就在不久以前,在讨论关于苹果给反八号法案运动捐款的时候,还有人安慰过我说,“拜托,那是加利福尼亚”。我们都以为在那里这应当不成问题,或许有很多人就是因为这样才没有去投票,尤其是在今年选情如此明朗的情况下,我相信作为加州得自由派或许由很多人都没有参加选举——这是一个教训,反面的教训,与奥巴马的当选恰成对照的教训——只是这一次,我们没有当年的“第二轮”那样的机会可以弥补了。
Leave a comment
For the first time I wear an Arsenal kit to go training!

Today, after class, before the usual time of training, when riding my bicycle aimlessly, I found a small shop selling boots for all ages. Then I jumped off my bike and rushed in...and...bought a pair of size 34 (namely size 22 in Europe, I guess)! They were for kids, obviously. But...I am wearing that size... though I am not a kid...

They never make soccer boots for girls, do they?
Even though there will be Women's World Cup this summer, here, in China; even though Nikie or/and Addie made spacial T-shirt for that event, they made no boots!!!

Some of my team mates can easily buy their boots in sports shops, because they are wearing size 38 or 39, that's also normal size for guys. But, I had to choose something between kids' boots or no-soccer sports shoes...

Anyway...Oh, I don't need to wear the tennis shoes playing soccer!

So, for the first time, I went to training with my Arsenal kit! Since I do think that the boots would make me play better and then I would deserve the kit!


To be honest, the kit is a bit too big for me. When wearing it and running on the pitch, I looked like a kite ^—^, I guess. But who cares? The coach wasn't present today, so our captain was in charge. When the captain said:'Your way of playing today is so beautiful, just like dancing!' I got sooooooooo glad! To play a beautiful football! That's just what my team Arsenal wants! Maybe the kit has magic power!

After training, I went to supper with a team-mate in the France away kit, the white one. I asked her if she wanted to change first, 'No!' She said rapidly. Throughout the way to cafe, we caught all the eyeballs in campus!

I think the French kit and Arsenal kit DO MATCH so well...

Oh! What a day!

Tags:

2 comments or Leave a comment
Title: Goal
Fandom: Football RPS/Arsenal Football Club
Disclaim: All lies
Pairing: Thierry Henry/Robert Pires
Words: 164
Based on Bobby’s goal in the match against Barcelona recently. (And, the 06-07 Champions’ League Final was implied, by the name of the stadium- La Stade de France).
Notes: Since English is not my native language; there must be plenty of spelling/grammar mistakes, feel free to correct it! Thank you!
Additional: I'd like to show my gratefulness to fangirl_lizzie for pointing out my mistake in the name of the stadium...I was pretty stupid to think that they were the same...

Tags:

Leave a comment
I'm such a freak that just want to start a blog after it has been blocked by the BIG BROTHER, namely, the Great Censorship Department...

I'm a freak....

Tags:

Leave a comment